海富通基金周雪军:自上而下重配置 不断拓展能力圈

 新葡亰股票基金     |      2020-02-06 04:27

  文/新浪财经 陶然

海富通四大权益基金经理看后市:无惧短期波动,抓住市场调整的机会

  新浪财经讯 “我的专注点是拓展能力圈,在能力圈内做好自己的事情。” 海富通基金公募权益投资部总监周雪军如是说,“经常干能力圈范围外的事情,那肯定是做不出阿尔法的。现在大家也越来越知道,需要专注到优势领域中,把眼光放长远点” 。而他从业十余年来,一直在不断拓展能力圈,争取给投资者更好的回报。

海富通基金

  投资方面,周雪军认为,应慎做仓位高低变动,做好风险控制的基础上,通过自上而下的方向判断,再结合自下而上的个股挖掘,在优势领域做出业绩。对于市场,他表示更看重三个因素,第一是企业盈利情况,第二是无风险利率,第三是风险偏好。行业上,周雪军偏好大消费、大金融板块,他也认为科技类行业未来是向好的,看好科创板出来后的很多优秀科技标的。

2020年春节,一个裹挟全民的公共事件打乱了无数国人的计划,也牵动着所有人的心。

图片 1

在新冠病毒冲击的背景下,资产配置何去何从?经济弱复苏预期的时间轴被改动,科技成长、消费蓝筹、医药白马、顺周期,这些在春节前轮番演绎的板块,有哪些风险、又有何种机会?

  周雪军,硕士,曾就职于天治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15年2月加入海富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任公募权益投资部总经理,现任公募权益投资部总监。2015年6月起任海富通收益增长混合基金经理。2016年4月起兼任海富通改革驱动混合基金经理。2018年11月起兼任海富通中小盘混合基金经理。2018年12月起兼任海富通沪港深混合基金经理。

海富通基金旗下四位公募权益基金经理,分别基于各自的投研优势领域,向市场传递他们对科技成长、大消费、医药白马等板块的投资看法。

  投资篇:专注优势领域并拓展能力圈 慎做仓位高低变动

尽管专注的领域不同,但基金经理们一致认为,本次挑战只是资本市场历史长河中的一朵小小浪花,在大力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政策背景下,A股或出现未来两年内的重要投资窗口。

  周雪军有着自己的投资体系,专注做好自己能力圈中的事。他偏向自上而下选股,认为通过仓位变动来实现超额收益较难实现,而两次难忘的经历也帮助他完善和拓展了自己的投资边际。

周雪军

  灵活配置型基金如何操作——我们做灵活配置型基金,但仓位上我们不会有大幅波动。我们和做基金研究的专家们交流,也是这种感觉。大家普遍认为,基金经理做仓位选择很难,或者说通过频繁的建仓加仓来获取长期收益是很难的,在仓位上要择时很难。你可以做对一次、两次,但这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很容易出现严重的后果。

指数总体受考验

  从产品设计上来讲,灵活配置是一个工具,但这个工具要慎用。因为从长期看,你很可能加着加着就加到高位上了,减着减着就减在最低点了。所以灵活配置型基金比较普遍的做法有两种,一种是常年在80左右,遇到极端情况做一些增减,类似于偏股型产品;另一种就是常年在20的仓位左右,买50-60的债券,做低风险运营的产品。

线上娱乐及医药细分受益

  当然仓位调整是具有灵活度优势的,比如我某段时间想要做大的调仓,那可能会慢慢降低仓位,转换到看好的方向上去。这种仓位选择也不可能减很多,减10-20个点就差不多了。

作为海富通公募权益投资部总监,周雪军拥有超过15年的从业经验,并通过多轮牛熊投资经验不断拓展自身能力圈。周雪军擅长均衡配置,在周期行业、成长股和消费股领域均有比较强的投研能力。

  投资体系——我觉得首先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圈,并尽量完善和拓展,才能适应日益激烈的市场。第二点,我还是偏自上而下的投资风格方式,做方向把控,争取相对收益。第三点,我的风险偏好不会特别高,相对会分散一些,控制住风险。总结下来是比较明确的是这三点。

周雪军认为,随着新冠病毒逐步得到控制,市场有望在调整后迎来风险偏好的反弹。

  之前也提到过两次痛苦经历,那其实都是在拓展能力圈。一开始研究大金融和周期品,第一次13年是拓展到成长类投资,第二次17年是拓展到泛消费领域的投资。到现在为止能力圈越来越宽,短板也不是很明显了。下一步是进一步细化,与投研团队配合,持续地把行业和个股筛选做得更精准。

分板块来看,消费品受冲击最直接、最显著,地产和基建产业链短期内无法开工,也将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大消费、地产基建领域年前已经有所调整,低开后可以持有为主。

  为何产品规模下降——海富通改革驱动16年业绩比较好,所以申购资金比较多,17年业绩排名是中等偏上一点,没有那么突出。有些投资者判断未来风格可能会偏向于别的方向,所以他们就会有一些赎回的动作,这都是可以理解的。我觉得只要我们产品在同类里面持续做的比较好,就可以。大家通过定期报告可以看到,今年上半年海富通改革驱动的规模又逐渐上来了。

科技成长领域受影响相对较小,但由于年前较为强势,存在一定的补跌空间,不过优质个股的跌幅并不大,调整则是介入良机。

  所以规模变动的因素很多,这是一个比较正常的事情。当然对基金经理来说,当然希望规模长期增长。但从主动性来说,我们能做的就是把业绩做好。

“目前看,线上游戏视频、医药细分行业较为受益。”周雪军说。

  总体来说,我的专注点是拓展能力圈,在能力圈内做好自己的事情。

吕越超

  怎么看待“80%的基金经理都没有获取阿尔法的能力”——这还是定位的问题,在自己的能力圈范围内做,就比较容易获得阿尔法收益。不要轻易去尝试你不懂的东西,因为大家都是有考核压力的,如果定力不足,可能会追着市场跑,这也是单一排名的后果。但经常干能力圈范围外的事情,那肯定是做不出阿尔法的。现在大家也越来越知道,需要专注到优势领域中,把眼光放长远点。

本次事件或将进一步加剧

  当然这话说得容易,但排名、业绩天天都在基金经理身上背着。要想去关注长期业绩,需要从公司管理、投资者理念、基金经理等各方面去做改善。

市场风格向科技成长的切换

  比较擅长的方向——每个基金经理其实都有自己的能力圈,简单来说可以分为五种:大金融、泛消费、成长股(TMT、高端装备等)、中下游的制造业(汽车、电子等,和消费挨得近)、偏上游的制造业(有色、煤炭等等)。像我这样配置型的基金经理,可能是在几个板块上有优势,但总体上是相对均衡的,不能有弱板。如果要我给自己打分,假设是0-100分,我在大金融板块能力强一些,能到80分;科技、成长股投资上,能到70分;中上游制造业投资上能到60分;中下游制造业和消费品投资上应该就比较弱一些,这两年我们也在补短板。另外,公司内部我们也有在大消费投资上比较强的投资力量,大家也有一些交流。

突如其来的公共卫生事件,会否对春节前躁动的科技成长投资热带来沉重一击?尤其是此前市场颇为看好的5G概念,能否续写预期中的业绩佳话?

  对于我这样的基金经理来说,能力圈相对比较平衡,所以我们要有行业轮动和把握机会的意识。而买我们产品的客户,他并不是要求我始终冲在最前面,比如现在是泛消费一枝独秀,那么我们的客户不会说要求我去跑到市场最前面,因为这不是我最擅长的,但我们在大多数时候表现都不会太差。我们是有风格切换的,假设明年又切换到科技行情,那么我们也是能把握住机会的。而对于能力圈和风格比较单一的基金经理来说,他们在某个领域研究特别深,那么客户买他的产品,肯定是看重的他这个领域的突出能力。

对此,专注于半导体、新能源等领域的海富通权益基金经理吕越超认为,未来随着新冠病毒逐步进入可控阶段,市场冲击有限,成长风格中长期仍然占优。

  长期持有我们产品的客户来说,如果我们每年都能跑赢或者跑平市场,那么就是比较符合客户期待的。比如去年市场偏股基金跌了25%,去年我们产品也没有比市场更差。今年市场涨了20个点,我们跑赢大概30个点左右,那么客户体验就还是比较好的。

“从历史的经验来看,事件预期可控的时候就是市场开启反弹的时点,而不是等到事件完全结束。”吕越超说。

  比较成功的案例——重仓个股的,主要是自下而上风格的基金经理,他们对看好的股票可能会有十个点甚至更高的仓位,主要把握个股机会。我这种投资风格上,不在于抓住了一两只大牛股这种,因为个股的配置比例一般不超过5个点。成功了也不会对净值产生特别大影响,我们产品其实还是致力于方向正确,比如某段时间我们在低位布局了大概十五个点的地产股,十个点的计算机行业,这就给组合带来了不错收益。

他同时明确指出:“如果市场短期出现调整,那么就是加仓科技成长的良机。”由于该事件对传统周期性行业、消费品等行业的冲击可能会更大,因此在吕越超看来,横向比较看,科技产业的基本面是受影响最小的,本次突发事件或将进一步加剧市场风格向科技成长的切换。

  能管多少亿规模——均衡配置型选手来说,配置比较分散,所以对规模上没有太大约束,基本上百亿也不会有大的问题。但目前市场上其实百亿的资金很少,我觉得我们产品在二三十亿就挺好的,不会去过于追求规模。投资方法是相通的。

“21世纪最大的主题就是大国博弈下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科技创新和科技自立就是这个主题最好的聚焦点。从组合管理的角度看,我们过去一年一直是自上而下围绕着全球科技创新和中国科技自立两条主线布局,同时自下而上结合细分子行业的加速度与优质公司的超预期动态微调个股,2020年我们仍将延续这个思路,不会因此而恐慌或动摇。”吕越超说。

  难忘的经历——难忘的经历一般都是痛苦的回忆,但对于基金经理来说,能从中走出来那就会获得成长。我是2012年开始管产品,下半年业绩挺好的,主要是因为之前做过房地产和大金融行业研究,当时市场是这两个行业表现比较好。所以作为菜鸟基金经理,一上来就能跑到全市场前10%,还是很有成就感的。但是2013年后,市场风格转到成长类投资,我从前10%掉到了后10%,压力也很大,发现市场涨的都是自己看不懂的。怎么调整?就是行业团队协作加自己的刻苦努力。有一段时间基本上是每天晚上熬夜研究、大量的行业交流,有一定把握后再尝试着配置一点点,感觉还可以之后再去做正常配置。就是在这样高强度的学习和研究下,自己的投资能力圈得到了拓展。所以我虽然原来做研究员是做房地产投资,但13/14/15年市场偏向成长风格时,我的成绩在全市场也是前三分之一,没有落后太多。这个重要转变就是13年,但现在回头来看当时压力蛮大的,包括高强度的工作、心理压力、整晚睡不着觉等等,当然也很感激团队和领导的帮助。

黄峰

  去年也是比较大的洗礼,发现投资原来有这么多的不确定性。我们原来专注于国内资本市场,现在发现还要去研究全球等等。

核心消费资产逻辑未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