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海赵晓东:不断对安全边际打补丁

 新葡亰股票基金     |      2020-01-29 21:29

  【对话基金大咖】国海富兰克林基金赵晓东:独创5D评分法选股 40岁后才懂价值投资

拉长看,你会发现好的公司对组合会有很大贡献。

  新浪财经:如果一家上市公司仅有单一客户或者单一供应商,我们会不会认为这公司风险太大了?比较倾向于哪一类企业?

| |

  赵晓东: 60%左右的股票是通过这个方法筛选出来的,一般重仓股都会严格按照此打分表进行评估分析。我买非热门的股票一般会考察三个季度,如果企业比较大,那么这种股票会关注更长时间。对于新进入视野的股票,我常常先少买一些,继续做细致观察。

我也不做仓位上的择时,有时候会在价值股上做一些交易,一旦他们的估值上来以后。

  已过不惑之年的国海富兰克林基金权益投资总监、QDII投资总监赵晓东,现在对于投资的态度更加淡然了。“价值投资,可能要等基金经理40岁以后才会有真正的认知。”年轻的投资者可能会经不住市场涨跌的诱惑,而赵晓东在证券市场起伏15年之后,已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投资法则。

赵晓东 你每天研究市场,每天想为什么这些股票会上涨,为什么自己的股票没有上涨,那么你就会很疲惫。长期这样,就会产生对市场的厌倦。我不会每天关注市场,不会每天去想自己的净值表现。我更关注如何中长期跑赢市场。

  过往的丰富经历,也让他把上市公司的基本面研究视为生命线,是典型的选股型选手。他根据多年经验归纳出一张选股打分表,分别从公司管理层、业务成长空间、估值、持续经营能力及风险五方面入手,筛选投资标的。

组合内的相关性会比较低。你不能搞一堆地产金融,一旦政策发生变化,会对净值冲击很大。我们的模型选出来的公司,相对都是龙头。

  新浪财经:截止去年12月31日,您管理的国富中小盘基金前十大重仓中有三只银行股,为什么在当时如此看好银行股?

五维度选股,践行价值投资

  赵晓东:我持股周期较长,在非牛非熊阶段更需要耐心选股,获取估值修复收益、公司业绩增长的收益。比如2013年时我买了很多白酒股,当年白酒业绩比较差,但我看的不是市场,是未来,是这些股票背后的白酒企业的实业成长价值。到2017年我们把大部分白酒股卖出,获取了较为可观的收益回报。

那么如何对这个方面进行画像呢?我们会对一个公司基于人的因素这一点,进行360度调研。包括管理层见面交流、竞争对手调研、供应商下游客户调研、甚至公司内部员工的访谈。从方方面面了解公司人的因素,而不是董事长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能够更加客观了解这个公司管理层。

  新浪财经:我们了解到您在投资上更偏好通过精选个股的方式,一般从哪些维度选股?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 | | |

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app 1图:国海富兰克林基金权益投资总监、QDII投资总监赵晓东

赵晓东 是的, 我的波动率比较小。我比较看重回撤。很简单,如果你亏10%,涨11.11%就能追回来。你回撤50%,要赚100%才能回来。我是希望自己的产品能持续创新高,跌下来越多,你要追回来就越难。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赵晓东:五个维度中前三方面较为重要。在我们打分机制中,人的因素占25%,业务占30%,估值占30%左右,剩下的风险和持续经营能力各占10%左右。不过这个模型在实际操作中还需要一些完善和修正。

| | | |

  赵晓东:确定人事变动的消息后,我会倾向于先把仓位先降下来,比如减持一半,然后我会通过一年或更长的时间考察实际控制人。我们公司的换手率比较低,股票池也比较稳定,核心股票池中占比过半的主要企业基本不变,我们对它们的研究比较深入,跟踪也紧密。

赵晓东 我们的流程是,研究员先做深度报告,在报告中把分数先打出来。里面有些部分是可以量化的,比如资产负债率,财务数据。有些打分是定性的,比如对于人的判断。基金经理会和研究员进行讨论。最终的分数,是我们投研团队一起讨论出来的。

  赵晓东曾获得过2次金牛奖、4次金基金奖、5次明星基金奖,对这些荣誉他很看淡。 10点准时陪伴孩子睡觉,早晨5点起床,步行一个小时到公司,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在赵晓东眼里并不乏味,反而与他朴素的投资观和工作状态非常契合。

能否说说安全边际在你的投资框架中,是如何体现的,包括你对安全边际的理解,是如何一步步迭代的?

  新浪财经:五个维度中哪些维度权重更高?

展开全文

  新浪财经:对于风险,如果出现公司现有业务被颠覆,怎么办?

你有没有对你的超额收益进行过归因分析?

  40岁后才会对价值投资有深刻认识

投资目标:先力争不亏钱

  第四是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主要看公司财务情况、研发支出和销售能力。我们会关注研发支出占营收的水平是否高于行业或在行业前列,以及销售渠道是否够广、够深。

你怎么看外资进入中国后,对投资的影响?

  赵晓东:其实我们大部分赚的都是企业利润,而不是它的估值。估值上下波动太大,有的股票可能悲观的时候PE是10倍,乐观的时候则是30倍,变化太快。估值到底合不合理其实没有一个明确的界定,个别小盘股的估值就是情绪、诱惑、陷阱,还是要理性对待,不能市场一热起来就不管不顾“杀”进去。

其实拉长看,好的公司收益率非常高?

  赵晓东:我们看好银行,首先因为银行业务不错,它的净利率和ROE都比较高,ROE平均在12-13左右,并且银行整个竞争格局比较稳定。第二,银行估值低、安全边际高。在银行股中,我们选择了估值比其他银行低,但同时盈利又与其他银行相近的股票。

赵晓东 是这样的,有些人买的产品波动很大,最终回撤很大,客户看到一跌就吓坏赎回了,其实你不如稳健一些,慢一些没关系,方向正确就行。

  深入研究核心股票池,重视个股安全边际

前几年还流行去买赛道好的小市值公司,我也吃过亏。当年买过几个在很好赛道里面的小市值公司,但是最后发现管理层的能力不够强。所以我之后有在系统里面加入了很大人的因素。特别是在一个完全竞争市场,对人的要求很高。

  文/新浪财经 许旻(盛兰哲亦有贡献)

赵晓东 我们从这五个维度进行分别打分,然后再基于不同持股周期进行权重的分配。如果是中短期持股的,我们会对估值看的比较高。如果是中长期持股的,我们会对人的因素看的比较高。你持有时间周期长,估值高点会被消化的。

  第一维度,主要关注实际管理者的战略眼光、前瞻性布局和团队执行能力,从这几个方面进行360度的调研,例如从供应商、竞争对手、客户等处着手了解一家公司。尤其对于竞争充分的民营企业,人的因素会很关键。我们做整体调研一般需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能否说说你的投资框架?

  新浪财经:很多中小市值的企业容易出现爆雷等突发,投资的时候如何避雷?

说完了选股方法,我们再聊聊组合构建,你是怎么构建组合的?

  新浪财经:您的换手率一直比较低?

赵晓东 其实从个股选择的角度看,我是很看重绝对收益的。你看我选的公司,基本上都是安全边际比较高的。这些公司未必要有多少上涨空间,但是他们首先要尽可能不亏钱。当然,你不可能每一个股票不亏钱,但是我们选股的思路,是从这个角度出发的。

  “五维选股法”选股,更重视上市公司“人”的因素

好公司的魅力在于长期

  新浪财经:我们什么时候会考虑卖出?

我的性格偏保守,选择个股的时候非常看重安全边际,可以说安全边际是我投资理念的内核。

  赵晓东:过往经历中突然爆雷的情况并不多见,这与我们在选股的时候非常看重安全边际有关。我的股票组合中一般有40%左右的成长股,对于成长股,财务状况、业务是否低于预期、所在行业风险是否比较高,对这三方面进行认真评估,再加上较高的安全边际,能够大大避免短期踩雷。对于债券,我一般会选择上市公司或者是大型国有企业的债券,现在会更加谨慎。

富国基金 | 农银汇理基金

  新浪财经:会严格按照打分表进行选股吗?新感兴趣的股票,我们怎么对待?

赵晓东 最初的安全边际是基于估值,后面几年曾经也做过一些其他类型的安全边际投资。比如2015年买过一些有“壳价值”的股票,但是2016年“壳价值”破灭又被市场教育了一下。一次次挫败都让我做系统性的思考,从而建立了今天的五维选股方法。

  对于价值投资,有句话说基金经理40岁以后才会对价值投资有深入认知。大部分人都经不住市场的诱惑,只要市场一涨,就冲进去了,以前所信奉的理念也会转变。这跟个人心态、年龄、公司考核都有一定关系。

你讲到了一个关键点,就是波动率的概率,你的产品波动率是比较少的?

  第二维度,主要关注业务的成长空间、竞争格局、议价能力、门槛高低和业务方向。一般而言,业务方向to C(面向消费者)的企业比to B(面向企业)相对更好一些。

也就是说,只有通过充分讨论,并且在公司打分中形成一致后,基金经理才能开始买入这个股票?

  新浪财经:去年市场整体业绩不算太好,那么排名考核的压力是不是很大?

赵晓东 外资整体还是喜欢买他们能够理解的行业和公司,比如一些大消费行业的龙头公司。这些公司长期被低估,确实在外资进入之后,价值出现了回归。但是A股还是有一大批低估值的公司,外资也未必完全能够理解。所以我认为,外资进入对于真正价值投资不会产生冲击,市场上依然存在大量价值发现的机会。

  赵晓东:这种情况下,排名、竞争的压力,对于基金经理来说肯定还是有的,尤其对年轻的基金经理来说。不过,我们年纪大、经历过好几轮牛熊市,心态会相对更稳一些,业绩还是要往长期看。

而且从客户的体验看,其实客户买产品能否赚钱,和波动率的关联度更高?

  赵晓东:连续两个季度不达预期,基本面恶化,公司管理层思路或治理出现问题。或者达到目标价或超出目标价较多,一般就会倾向于获利了结。

我们内部开发了一个财务评估模型,对于一个股票的研究,我们会先进行财务情况的扫描,看看公司是否有财务上的可疑点。如果没有了,我们才会去走五维度的分析框架。

  新浪财经:大家都在谈估值,您理解的估值实际上是什么?

这套系统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用的?

  赵晓东:我在投资时把选股放在第一位,大约四分之三的持仓是通过选股做出来的,行业配置和资产配置相对做得较少。选股时我一般从五个维度打分:公司管理团队、业务成长空间、估值、公司持续经营能力、风险。

张晓东对我的影响是,长期持股。他买的股票持有周期很长,换手率比较低。朱国庆对我的影响是,他的研究很细致,对于公司的挖掘非常深度。发现他们的投资体系可持续性比较强。从他们身上我学习到了很多,也逐步开始完善自己的投资框架。

  赵晓东:近几年我的仓位一直比较稳定,从季报可以看出来一般在85%上下5%左右浮动。我不太会根据市场行情做大幅的加仓减仓操作,因为你很难去精准预言行情的涨跌。我们主要还是通过精选个股来获得α收益。

我以前也选一些成长股,后来发现许多成长股都不靠谱。而且成长股估值很高,一旦双杀的时候,跌下来很多。

  第五方面是风险,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关注在可预见的未来,公司现有业务是否有可能被颠覆;同时还要关注国家政策和行业政策对公司的影响。

最后进入核心股票池的公司,大家基本上都是有比较统一的观点。

  新浪财经:近期,两市成交量时隔逾三年再破万亿,您有没有加仓?

赵晓东 我自己用的时间比较长,并且在一次次失败教训中去优化。其实每一个基金经理都有失败的教训,也有彷徨的时候,不可能所有时候你都和市场风格匹配。

  “现在的投资理念都是从实践经验中总结的。”赵晓东在国海富兰克林已度过了14年时光,现任权益投资总监,有别于其他基金经理的是,赵晓东在进入公募之前,还曾在淄博矿业集团做过项目经理,在浙江证券当过分析员,在上海交大高新技术担任过高级投资经理。

定价能力是我们看一个业务的核心。

  新浪财经:如果一些评估分数较高的企业换了领导人,是否需要重新评估?

你的投资目标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