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债期货待重出江湖 基金券商银行大战蓄日待发

 新葡亰财经     |      2020-03-14 21:48

1月12日,中国证监会批准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以下简称“中金所”)开展股指期货交易,但合约具体挂牌时间仍须由中金所根据市场状况和各项准备工作进展情况确定。  “证监会所说的股指期货上市前的五项准备工作中,最核心的是前两项,即发布股指期货投资者适当性制度、明确金融机构的准入政策,其他三项相应流程都是现行的,只等相应法规出台后按章办理就可以。”1月12日,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告诉记者,“按公开的说法,股指期货的推出至少需要3个月,这是指最快的时间表。”但该人士预计,准备时间有可能要比3个月更长。  另据记者了解,除了证监会管辖的券商、保险公司、期货公司之外,金融机构的准入政策还涉及到银行、保险公司的参与。目前,证监会正在与银监会、保监会共同协商,并就金融机构如何参与股指期货的规定文件草案进行沟通。因此,业内人士预计,《股指期货投资者适当性制度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实施办法》)将先行推出。“草案已经有了,估计会很快发布。”该人士称。  商业银行:特别结算会员虚位以待  中金所的会员分为两大类:非结算会员(即交易会员)和结算会员(包括交易结算会员、全面结算会员、特别结算会员)。其中,只有商业银行有申请特别结算会员资格。而期货结算过程中一个特别重要的环节——哪家商业银行出任股指期货的特别结算会员,却一直悬而未决。  “工、农、中、建、交5家银行都可以开展股指期货资金托管业务(即第三方存管),但特别结算银行目前还一家都没有批准。”某接近监管层人士表示。  按照《中金所会员管理办法》的相应规定:特别结算会员可以为非结算会员办理结算交割业务,但只做结算,不参与交易。  除了特别结算会员以外,其他两大类会员均已就位。在已经取得金融期货业务资格的130家期货公司中,有111家通过验收成为中金所会员。根据中金所最新公告,在这些会员中,其中全面结算会员15家,交易结算会员61家,交易会员35家。  “特别结算会员审批不完成,股指期货上市日程也会有影响。”某业内人士称,由于银行的实力强,信誉有保证,因此,非结算会员都倾向于选择银行进行结算交割。特别是那些资产本来就是银行托管、与银行业务往来频繁的。一些只取得交易资格的期货公司碍于面子问题,也更愿意选择银行进行结算。  “稳定的客户资源也是期货公司愿意与银行合作的主要原因。”北京首创期货经纪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程功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从期货公司角度看,与银行合作,虽然让银行赚取了手续费,却可以换来客户资源。此外,相对于期货公司,银行相对稳定,如果选择期货公司作为结算交割方的话,一旦期货公司出了意外,再更换结算方非常麻烦。  期货公司:净资本制约VS人才大战  “我们前期做了大量准备工作。”程功说,这些工作包括内部培训员工;对未来的客户以及准客户进行分类;分工到人,逐一走访;为前期准备参与股指期货的投资者提供便利,让他们尽快参与仿真交易等。  据了解,《实施办法》(草案)规定:参与股指期货交易的自然人投资者与一般法人投资者,除了有准入门槛之外,是否参与过仿真交易也是审批条件之一。《实施办法》中规定:必须具备股指期货基础知识,通过相关测试;具有至少5个交易日、10笔以上的股指期货仿真交易成交记录。  事实上,除了投资者教育,对于像程功所在的期货公司来说,最困难的事情一是净资本考核监管制度对期货公司的制约,二是现在已经开始的人才争夺战。

  “预计明年国内债市会有调整,但调幅不会太大”。中信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裁傅雄广认为,今年初以来,超过150家期货会员、十几家银行都参与了国债期货仿真交易,明年国内发行7年期国债将有望创历史新高,在收益率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国债期货更适宜推出。

  叶予璋认为,如果银行能直接参与,意味着所有银行都有资格,只不过在步骤上会分批实现。比如先四大行,然后国开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等依次被赋予参与资格。

  巢新蕊

  本报记者获悉,证监会期货二部正考虑放宽对期货公司净资本比例的配比要求,此举被业内视为监管层在为期货公司配合银行等机构参与国债期货交易做最后准备。

  银行参与国债期货交易路径之所以迟迟难定,与我国国债交易史有关。目前国债现货交易市场有两个主市场,即交易所市场和银行间市场,银行间市场占债券交易额的90%以上。银行间市场的债券托管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债登”)受央行监管,而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证登”)则负责交易所市场的股票债券登记、托管和计算,受证监会监管。

  目前国债期货占全球衍生品交易量的14%左右,该市场欧美领先、亚太居次,“金砖五国”当中只有中国没有推出国债期货,国内基准利率收益率曲线的完善尚缺国债期货市场的支持。

  本报记者从接近证监会的人士处获悉,今年年初期货二部就着手研究调低期货公司净资本对保证金比例,目前已拟定了初步方案,预计明年上半年新方案有望推出。“这是监管层在为期货公司配合银行参与国债期货交易做准备,也为其他机构与期货公司合作铺路。”银河期货相关负责人感慨。

  博时基金[微博]一直在从事海外国债期货交易。尽管做国债期货投资前要征得份额持有人的同意,博时基金人士告诉记者,在基差和公允价值计算及交易平台方面,博时基金已做好准备。与券商直接参控期货公司不同,基金公司参与国债期货交易走期货公司经纪通道即可,之前基金公司已借道多家期货公司参与股指期货交易。

  叶予璋认为,如果银行不参与国债期货,也可以从事标准化的国债远期交易。标准化较强的OTC产品在一定程度上可替代国债期货。

  银泰期货副总经理方坚认为,大多数商业银行都已直接或间接入股期货公司,如中国银行有中银国际期货,建设银行有建银期货,必须要借道期货公司参与的话,预计他们的交易会首选自己的嫡系公司。

  国内12月1日实行的新版《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删去了“禁止非期货公司结算会员参与期货交易,对违反者追究法律责任”的规定,证监会也已正式接受首批债券ETF申请。这意味着,除证券之外,只要假以时日,基金公司肯定也会于国债期货市场分一杯羹。

  在这些机构中,券商的准备最为完善。与银行类似,中信证券、国泰君安证券[微博]、海通证券、广发证券做国债现券交易的量都很大,且国内券商系期货公司已达60多家,在国内160家期货公司中占比超过40%。大型券商都已设固定收益部且交易活跃。

  期货公司普遍判断,最有可能和其他期货公司建立合作的是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而如果银行先期参与力度有限,持有另外三分之一国债现券的证券公司、基金公司、保险公司、期货公司也有望成为初期国债交易的亮点。

上一篇:瑞幸抵押咖啡机为债务担保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