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海第二季度净利润超过预期 得益于华为订单的提升

 新葡亰财经     |      2020-02-29 23:51

最大的iPhone装配商鸿海精密宣布的利润好于预期,得益于来自华为的业务增加。鸿海报告净利润下滑2.5%至新台币171亿元,分析师的平均预期为163亿元台币。彭博根据鸿海提供的之前月份的销售数据计算得出,该公司4月-6月份期间的营收达到1.16万亿台币,创出第二季度的历史纪录。智能手机需求在2018年开始减弱之后,鸿海一直在努力寻找新的成长来源。但在6月份当季,其在香港上市的子公司富智康集团采取措施削减成本,并可能从竞争对手伟创力那里获得了更多的客户订单,因为在美国对华为采取制裁措施之后,伟创力回避了华为业务。虽然投资者预计美国总统川普的制裁最终将令华为的业务遭受重创,但这些制裁措施的影响在下半年才能完全体现出来。富邦证券分析师Arthur Liao在7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伟创力的华为订单已转至富智康集团,这有利于公司下半年的销售势头。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图片 1

从利益最大化角度看,鸿海也许不得不把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迁出,但目前看来,鸿海对“印度制造”和“越南制造”还需要有耐心

王凤 | 文

谢丽容 | 编辑

8月,鸿海集团正式启动了印度iPhone生产线,年产能约100万部。以往,每年iPhone新机都是由富士康、和硕等其下代工厂在中国大陆的工厂组装,其他地方只生产旧款iPhone。鸿海印度此举,打破了这一“惯例”。

中美贸易对峙持续升温、苹果iPhone销售持续疲软、特朗普不断施加压力的情况下,七成制造业务扎根中国大陆并向美国等市场出口的鸿海,如何与中国和美国保持一贯的经济合作、互利共赢之生存之道,显得愈加重要。

2017年7月,鸿海前董事长郭台铭响应特朗普“重振美国制造业”的政见,宣称2020年之前在威斯康星州斥资100亿美元打造“威谷科技园”。由于美国劳动力成本相对较高,工厂建设几度生变。如今,当地州政府正重新评估此项目。

同时,“富士康撤离大陆”的信息变得敏感。6月17日,鸿海大陆子公司富士康科技集团发表声明称,“相关流言均为不实信息,目前富士康大陆各园区生产经营有序进行,无撤资现象发生。”“未来,富士康仍将持续扎根大陆,深耕发展。”

鸿海在中国大陆拥有40多个生产基地,发力工业互联网的转型之作“工业富联”也于2018年6月8日在上交所上市。扎根大陆是必然,但是,正如郭台铭此前所言,中美对峙持续下去,制造业的全球供应链可能将被迫按照中国大陆与美国重新布局,不确定性变大。

此外,全球手机市场饱和、大陆人工成本增加,多重因素在推动鸿海加快变“中国制造”为其他制造的进程。富士康像国内制造业的一艘大船,在产业转移之潮中率先起航。目前看来,印度和越南,是部分产能转移的首选之地。

订单变化:苹果式微,华为转单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商,鸿海有相当部分业务依赖苹果公司和中国。

鸿海旗下的富智康集团,主要为全球手机行业提供垂直整合制造服务业务,OEM业务模式的系统组装业务,即手机代工,是鸿海过去主要业务模式的典型。其行业门槛低、毛利率低,受人工成本影响大。

8月9日,富智康发布的中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收入63.89亿美元,同比下降2.65%。存货周转率由5.71次下降到5.34次。实际上,从2016年中期之后,集团的存货周转率总体便呈现下降趋势;存货周转天数也由24.40天延长至33.68天。自2017年中报起,富智康已连续5个报告期净利润为负。

不难推断,当前,其业务规模在持续收缩并日渐疲软。

一方面,中国手机市场面临萎缩压力。据中国信通院统计,2019年上半年,国内手机总体出货量1.86亿部,同比下降5.1%,其中4G手机1.78亿部,同比下降4.2%。富智康主要客户包含小米、华为、OPPO,以及HMD等,这使得集团业绩受中国手机市场影响较大。反映在财报上,集团上半年存货为9.74亿美元,同比下降30%。

市场研究公司IDC报告显示,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2.3%。较长一段时间内,富智康面临的更大问题是,全球手机市场进入饱和状态,且处于4G到5G换机潮来临的前夜,更多的消费者在观望中等待5G成熟。

另一方面,苹果稳定的“摇钱树”角色绝非一成不变,自去年底起苹果不再对外公布iPhone销量,其销售持续低迷。2019年,继第一季度下滑15%、第二季度下滑17%之后,iPhone第三财季营收259.9亿美元,同比下滑12%。作为苹果手机最大的代工企业,鸿海的经营和业绩受iPhone销售情况影响较大。

第三方市场调研机构Canalys最新报告显示,第二季度,华为手机中国市场的市占率达到38.25%,同比增长了31%。对比之下,苹果市占率同比下降了14%。苹果早在第一季度即开启“软救硬”布局,以不断增长的服务业务对冲硬件销售的下滑,这一变化无疑会传导到代工厂。

“去年苹果订单也不多。之前做苹果的产线,很快就转到华为这边了。”一位富士康工作人员向《财经》记者透露。富士康对《财经》记者表示,富士康不针对任何客户及产品发表评论。但多位富士康内部员工证实,苹果订单确实下滑。

苹果订单下滑的同时,华为订单不断增加。

5月16日,美国政府将华为纳入“实体清单”后,伟创力设立于长沙的代工厂不仅停止生产和拒绝发货,而且拒绝归还数亿元华为的设备和物料。随后华为将伟创力剔除供应链,相关订单转向富士康等其他代工厂。

国内,受华为加大订单量、富士康获转单扩增产线消息的影响,富智康股价一度大涨。印度中资手机企业协会秘书长杨述当时对媒体透露,华为在印度的手机代工业务主要由伟创力和富士康承接,伟创力进入黑名单后,订单将向富士康、光弘等组装工厂方面转移。

此前有媒体报道,由于国内客户订单需求的强劲增长,富士康深圳龙华、观澜厂区二季度总体产值同比增长12%,6月份产值单月同比增长4%。

产能转移:美国遇阻,印度扩张

富智康内部订单有了结构性变化,业绩疲软之势短期难有好转,使得大陆产能面临人工成本和关税成本压力更加突出。

9月1日起,美国将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但特朗普在8月13日推迟了包括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在内部分商品的关税加征日期。但是,一些变化已经发生。富智康在8月9日发布的半年报中称,他们将扩大客户的生产需求,优化其在印度及越南等新兴市场的资源及产能。

中国在经历“腾笼换鸟”式的产业升级。“随着国家国力的上升和生产要素的变化,制造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富士康的产能转移是符合产业逻辑的必然趋势。”西南证券电子和新经济首席分析师陈杭向《财经》记者分析。

“鸿海内部也在做调整,推进与5G、通讯设备相关的工业富联业务的同时,会越来越多地将不够有效率的低端制造外迁。”以中芯国际、京东方等为代表的高端制造业将持续增加,当下正处于这一大趋势的起点。

随着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持续升级,多位分析师向《财经》记者表示,富士康和其他制造商都在制定计划,准备将部分生产迁移出中国。

上一篇:知名房企试图进军商业地产 下一篇:没有了